•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故乡文化

故乡祁剧

时间:2015-7-18 16:09:18  作者:  来源:http://www.duanwenxue.com/article/67957.html  浏览:480  评论:0
内容摘要:祁剧是我国南方历史悠久的一个古老剧种,有四百多年历史,它发源于湖南祁阳(含祁东)。在表演艺术上自成体系,有高、昆、弹三种声腔,高亢粗犷。带有原始的,浓郁的地方特色。在湘、闽、赣广为流传。戏剧家欧阳予倩说“粤剧和桂剧是一对双生姊妺,都是由湘南的祁剧嬗变而来的”《 粤剧浅说》又说“桂...

故乡祁剧

祁剧是我国南方历史悠久的一个古老剧种,有四百多年历史,它发源于湖南祁阳(含祁东)。在表演艺术上自成体系,有高、昆、弹三种声腔,高亢粗犷。带有原始的,浓郁的地方特色。在湘、闽、赣广为流传。戏剧家欧阳予倩说“粤剧和桂剧是一对双生姊妺,都是由湘南的祁剧嬗变而来的”《 粤剧浅说》又说“桂剧,本来是湖南的戏,就是祁阳戏”。

由于我生于斯,长于斯,经常耳濡目染,对这门古老的艺术充满刻的认识和眷恋。

祁剧和其他戏剧一样“兴于民间,毁于庙堂”。 似乎只流传民间,难登大雅之堂。但是,在漫长的岁月中,祁剧是平民几乎唯一的精神粮食。

祁剧的起源与楚南的巫文化有着深厚的渊源。古时候,在湘南民间流行“庆神” 的音乐和形式和车马灯的舞蹈形式。每年正月,车马灯常夹在鱼龙,狻猊队伍里进行演出,一丑骑马前端,一旦乘车随后,锣鼓,管弦伴奏,载歌载舞,相互对唱《十打》、《?十借》、《十送》、《晒纱罗》、《赛风流》。

“扯江西填湖南”, 湖南人大半是明初从江西迁徏而来,经常往来。便促进文化相互交流。

祁剧的演出,在有名的乡村集镇,庙宇宗祠。大云戏台和排山戏台始建于明初,全台为木质结构,台身以八大木柱为主体,柱头有狮象雕饰,斗拱重檐山顶,顶脊有二龙戏珠彩塑,戏台前宽30平方米,高4米。台前挡脚板有八仙雕饰,台中绘有“天官赐福”, 进口有戏联:排定总由天,任百般诡计阴谋,当场立现;山穷犹有路,看千古忠臣孝子,揭局方知。洪桥镇武圣庙四根柱子顶端,系用九十度的方木构成喜鹊窝,形成很好的声响效果。

大多数戏剧是露天上演的,如果有可能,选择在一棵大树底下,背景不仅宏大醒目,而且时时刻刻处在变化之中。树荫造成一种疑重严肃的气氛,阳光照在树叶上,产生一种美感,树叶沙沙作响,与击剑,棍棒声交织在一起,台下不时爆发阵阵笑声。

上演祁剧多半是寿戏、谱戏,庙戏,墟场戏。一个老人寿期快到了,便请戏班子来唱几天戏,看戏的多半是中老年人,主人看到场里黑压压一片,有这么多人来捧场,自然很高兴,便敬烟。阔绰的人便每人发一个小红包。

祁剧传统剧目941个,演员除老旦,小丑用本嗓声外,其余用假噪式真假相结合。唱腔和道白要求字正音清。讲究卓、双、空、实的咬字法。祁剧的表演技巧讲究,动作要求眼、鼻、脸、胸、腰、手指、脚尖的一致性。

祁剧名伶辈出,民国二十五年,国民政府秘书长禇民谊观看筱玉梅在《盗灵芝草》中饰白素贞,十分赞赏,写“北有梅兰芳,南有筱玉梅” 相赠,1965年,筱玉梅赴京参加全囯戏剧会演,郭沬若先生称祁剧为全国名列笫二的优秀剧种。筱玉梅加入中国戏协。

1958年,邵阳祁剧团晋京演出《昭君出塞》,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看后,对这个剧本的文字,表演艺术,以及担任饰演王昭君的谢美仙给予高度赞誉。毛主席把原着“汉水源头葬孤坟” 改为“黑水”; 周总理将玉门关出塞改为雁门关。1960年3月,为刘少奇,朱德演出《闹严府》,陈毅,周扬,欧阳倩予,田汉等观看,并给予高度评介,谢美仙加入了中国戏协。

在科学发展的今天,戏剧受到电影,电视,互联网的严峻挑战,但是,它是能唤起我们对历史,对生活审视的另一种欢娱方式,勾起人们怀古祟古之情。王侯将相,才子佳人。各有喜剧和悲剧。老百姓能说出《三囯演义》等“唐八百,宋一千” 的历史掌故如数家珍,戏剧是他们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

祁剧《目连传》在美国
   


  《目连传》是祁剧古老剧目之一。1984年10月28日-11月3日,湖南省戏曲研究所在祁阳县组织了祁剧《目连传》内部仿古演出并录像,作为戏曲史研究的资料。同时,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编辑部,邀请了北京及部分省市戏剧专家到祁阳参加目连戏学术座谈会。此后,安徽祁门、福建福州、湖南怀化、四川绵阳等地,也相继举行了《目连戏》内部仿古演出。


  1987年8月9日至13日,美国加尼福尼亚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历史系,举办了“目连戏”国际专题讨论会。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薛若邻带去了祁剧《目连传》。90分钟的录像带中有《刘氏产子》、《腰台中餐》、《博施济众》、《刘氏下阴》、《罗汉演武》、《请巫赐福》、《请瘟祈福》、《九殿不语》、《海氏悬梁》、《盂兰大会》等关目。外国专家看完录像后,全体起立,长时间热烈鼓掌。

  史蒂柏先生激动地说:“很理想,很感谢。看了很舒服,很重要,经得起研究,传统是伟大的。〈九殿不语〉从来没有看过,几年都学不完。”约翰逊先生接着作了具体的评论,说:“鬼打灵魂很深刻。最后一场《盂兰大会》,台上演员很多,排列很有秩序,特殊的观念,没有语言,形象比语言更重要,记得更清楚。〈刘氏下阴〉一场中的鬼耍骨头,滑稽与严肃交织在一起,互相衬托。〈罗汉演武〉的“倒大树”表演,就像一幅壁画倒下来一样,很美……目连戏反映一个家庭的遭遇,丧礼牵动一家人,全剧牵动一村人。”史蒂芬威斯特先生说:“看了目连戏,对中国文化的了解比以前更深刻了。”参加讨论会的学者、艺术家,用各自不同国度的眼睛,对湘江之畔的这朵奇葩,作出各不相同的、独特的审视,结论相当一致:中国祁剧深刻、伟大、震撼!


  祁阳祁剧团大批参加演出的演员,如肖远耀、张光星、肖红卫、谢颂东等等,也在美国荧屏上亮相。

 

 

祁剧与祭祀
   
欧阳友徽


   
  
  我对刘回春同志在《祁剧史话》① 中所谈的祁剧产生和繁荣的观点,有不同的看法,提出来求教于大家。


  一、关于“移民带入论。”
  《史话》说:“元末,湖南朱元璋、陈友谅争战最激烈的地方……人烟稀少,十室九空,因而明初才有‘扯江西,填湖南’的移民措施。在大量的移民中带来弋阳腔艺人,引进弋阳腔。
  我对此说有三点异议:(1)朱、陈争战最激烈的地方是江西、浙江和安徽,不是湖南。陈友谅初败于池州,再败于龙泫,三败于江州,四败于郎山,最后大战泾江口,中流矢而亡,“军大溃”(《明史·陈友谅》)。《史话》之说不符合历史。(2)“扯江西,填湖南”的移民有之,是否带入了弋阳腔则无史料佐证。明初至嘉靖年间,弋阳腔已流传于两京、闽、浙、湖广、苏、皖、云、贵、川。如果湖南的弋阳腔是“扯填”而来,其他各地的弋阳腔又是怎么去的?难道繁华的南京、北京;遥远的云南、贵州;当时人口比江西还多60%的浙江也曾“扯江西”么?说不这去。(3)就算有几个弋阳腔戏班随着移民到了湖南,他们也不可能凭着“下九流”的贫贱身份,在他乡异土——而且是在“人烟稀少,十室九空”的祁阳迅速、广泛地推广开来。


  二、关于“私人促进论”。
  《史话》认为明中后期,“祁阳成了祁阳王的分封地”、“藩王都备女乐,蓄歌妓……不有不对地方戏发生影响”。又说陈荐在万历年间任过户部尚书,也会蓄家班以娱晚年,从而促进了祁剧的繁荣云云。此说又有三处值得商榷。
  (1)明藩王是有养戏班的时尚,祁阳王朱湮泞却不属此列。他曾寄居武冈王处,并不豪富,就藩时连女乐都没有(《史话》中引用邓奇逢的诗就证实了这点),庆贺只好请祁阳当地戏班演“齐人与妻妾”的《东郭记》和“一双不借”的《张旦借靴》。不是祁阳王给祁剧繁荣以影响,而是祁剧经祁阳王的喜庆添光采。(2)祁阳王于崇祯十一年归藩祁阳,十六年因占坟地,被数百被害者驱走,宫室被焚。他在祁阳不过五、六年,还不知这五、六中是否养过戏班和女乐,怎么说得上对祁剧的影响呢?(3)陈荐做过大官,是否养过戏班以娱晚景呢?没有证据。就算养了一个戏班吧,也仅是一家力量,垂暮的几年,能起多大的作用呢?个人的力量有影响某种艺术兴衰的可能性,但祁阳还没有出现过具有这种力量的人物。


  三、关于“经济决定论”。
  《史话》认为祁阳“水陆两便……物质输出以杉木为大宗……岁可得数万金。簰客回程多购湖北棉花……‘棉花好买需多买,儿女寒衣尚未裁’……商贾云集、城市繁华……从而使祁剧艺术获得良好的发展条件。”我对这段话也有三点不同看法。
  (1)祁阳过去是个穷地方,并不繁华。所谓交通方便是指有条湘江,但这对祁剧的发展帮不 什么忙。上游永州是潇湘汇合处,下游衡州是蒸湘汇合处,为什么不出永剧和衡剧?(2)祁阳确实出木材,但出木材的地方正是山穷水恶之处。出木材是荒僻的象征,不 繁华的条件。“岁得数万金”是少数木材商,广大劳苦人民则是“儿女寒衣尚未裁”。这里无金银铜铁可开采,无丝罗绸缎可交易,水得条件差,粮食产量极低。虽不说“十室九空”,却也没有“商贾云集、城市繁华”的升平景象。(3)抗战初期,沿海工厂内迁,祁阳出现过反常的、暂时的热闹。 但日寇投降后,便是饿殍遍野,在联合国的救济单上,祁阳名列全国第一名。
  这些情况刘回春同志应该是清楚的。为什么还要往“繁华”上靠呢?这是自然唯物主义影响的结果。自然唯物主义认为,艺术是上层建筑,经济是基础。经济发展,艺术才能繁荣。当今不和戏剧史都在套用这一公式。说昆腔的兴起,就讲昆山交通如何畅通,商业如何繁荣;讲弋阳腔的兴起,便讲弋阳的交通如何发达、工业如何兴旺。祁剧如此兴旺,经济不 达怎么行!于是广泛搜罗繁华的“依据”,实在找不以了,便搬出湘江、木材、棉花……为繁荣的上层建筑拼凑一个繁荣的经济基础。其实,这种理论是错误的。浙江嵊县的经济情况比附近的宁波、上虞、绍兴差远了,可是它出越剧,怎么解释?湖北黄梅县的经济情况赶不 附近的九江、安庆、武汉,可是出黄梅戏,怎么解释?这种认为从物质生产和社会的一般发展水平可以直接衡量艺术等精神生产的一般发展水平的观点,是建立在抽象的庸俗的进化论基础上的。马克思认为对物质生产与艺术生产之间的关系需要具体的、历史地考察,才能超出庸俗的见解。马克思对古希腊艺术进行研究,得出了“物质生产的发展例如同艺术生产的不平衡关系”的论断。他认为,古希腊艺术“同它在其中生长的那个不发达的社会阶段并不矛盾。它倒是这个社会阶段的结果,并且是同它在其中产生而且只能在其中产生的那些并未成熟的社会条件永远不有复返这一点分不开的。”② 我认为祁剧的产生和繁荣与古希腊艺术的情况十分相仿。祁剧的繁荣不 因为祁阳的殷富,而是因为祁阳的贫穷,祁剧是黄连树上结出的苦果。

   
  
  祁阳古属楚南,森林莽莽、荆棘丛生、人烟稀少,交通闭塞,生产力低下、人民贫穷、落后、迷信,对大自然赋予的灾祸,人畜的死病所造成心理上的恐惧,缺乏科学的认识,便从宗教祭祀中寻求解脱。所以楚俗信鬼神、重淫祀。马克思说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在楚南,这种叹息世代相传,成了“集体无意识”而沉淀于民族的心底,成了支配民众的精神支柱,成了楚文化的重特征之一,成了各种艺术滋生的培养基。屈原的《九歌》就是沅、湘之间淫祀培育出来的奇葩。祁阳古代祭祀之风极盛,县内供祭祀用的大小庵堂寺庙,观殿宫阁,比“南朝四百八十寺”还要多。唐代,太白峰便有圣僧挂锡处,吕洞宾也在祁阳布过道。和尚道士,比比皆是。邑祭、乡祭、庙祭、家祭、群祭、野祭……一年四季香火不绝。祁剧演出便是最高级、最普遍、最受民众喜爱的祭祀形式。下面就来解剖一下祁剧艺术与宗教祭祀的关系。
  先谈祁剧的产生。
  这是个谜。我曾认为祁剧的产生与朱元璋有关。他出身和尚,既信佛孝又信道教,嗜好祭祀。建国伊始,“十室九空”,经济一塌糊涂,就急不可待地敕令全国设厉坛祭无人祭祀的饿鬼恶鬼。皇帝敕令一下,各郡县纷纷照办。祁阳自古重淫祀,对祭厉的敕令当然心诚悦服的欢迎。我还认为,弋阳腔目连戏为了配合朱元璋祭厉的活动,很快便在江西、南京、湖广、闽等地流传开了,同时也进入寺庙林立、僧道麋集的祁阳,成为祁剧之祖。但是,后来研究目连戏,发现祁《目连》与弋《目连》有不和不 之处。这些不 有可能是祁剧艺人后来 的添、删、改所致;也有可能是弋《目连》以前便存在的。因为有些东西弋《目连》元而有些更老的《目连》中则有。这就是说,祁剧可能比弋《目连》更早。我现在认为,朱元璋祭厉的敕令对祁剧的兴旺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却并非源头。那么源在何处?可能在龙虎山。
  龙虎山在江西贵溪县西南,是天师道创造人张陵子孙世居地。自汉以降,天师道就颇盛行,宋、元之间,更为朝廷重视。成了统辖全国道教的“大本营”人多、势众、声望高。为了宣扬道教,配合祭祀,他们自己组织道士戏班,“南宋以后赣东北一带的道教徒在做道场法事时,就演唱南戏目连戏……”③祁阳也是个道教窝,白玉蟾、蒋晖、李洞阳就是宋、元间全国有名的祁阳羽士。李洞阳主持“雷泽洞会真观”,龙虎山三十八代天师张与材为他不定期过“会真观”、“雷霆都会洞天”、“雷门”、“雷泽”等匾额(石刻者现今犹存)。地泰定乙丑(公元1325)“洞阳复    贽诣龙虎山天师门下,请给戒牒,遥礼真懿湖山虞君为师,立派度人”(《祁阳县志》)。李洞阳在“请给戒牒”时,是否也把龙虎山的祭祀方法、仪礼、道藏以及为宣扬道教,配合祭祀而建立的演南戏目连戏的道士班也学了过来,成为祁剧呢?我认为是可能的。只有宗教和政治的力量,才能使宗教戏剧在祁阳这块穷地方生根、开花、结果。当然,这仅仅是推想,没有“铁证”,需要继续发现和研讨。
  再谈祁剧的繁荣。
  祁剧的繁荣和祁剧产生一样,主要因素有三:宗教、政治和民众的心态。有人说,祁剧的鼎盛时期是清乾隆年间,——全县有专业剧团38个,其繁荣有赖于“乾隆盛世”的经济基础。此说经不起反证。解放后祁阳的经济比“乾隆盛世”强千百倍,然而专业剧团只剩下两个(包括祁东剧团)。这种现象能用“唯经济决定论”来解释么?乾隆年间祁剧的大繁荣是因为朝廷喜欢戏剧,内宫编了巨篇连台戏《劝善金科》等,给目连戏的演出火上加油。再加上民众心态“好鬼神、重淫祀”,各地便纷纷设立基金会、筹款建醮演戏。祁阳枫林铺《盂兰会碑》载:“国家祀典之垂有大祀,有中祀,有群祀,又推而广之为色厉之坛,盖以祭竟内之孤魂而  ……建盂兰醮焉……敛金延僧、或数年而一举、或十数年而一举”。建醮必须演戏,这种会就是设醮演戏的基金会。《祁阳县志·神会》载:“所在多有公会,每岁(神)诞辰,建醮演剧、为费滋多。向唯城市为然,然或遇祈雨、禳灾、乡间西守愿醮谢,转胜城市”。演戏和祭祀是紧密相连的。经济当然也有作用,它是加在柴禾上的油,可以使火更炽热,不这没有柴禾(宗教等三要素),加再多的油也不会燃。
  最后,谈祁剧的衰落(或者叫“新生”)。
  “五四”以后,科学、民主对宗教祭祀、皇权政治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寺庙香火已不中昔日兴旺,配合祭祀的戏班急剧减少。有些戏班则从寺庙的万年台转入戏院舞台,售门票演出,剧目已不是宣扬宗教的目连戏之类、而是与祭祀无关或关系不在的“杂戏”。但宗教祭祀并未禁止,绝大部分戏班仍在寺庙里演戏酬神。
  解放以后,经济与祁剧发展明显地不衡。此时唯物主义的无神论是统治思想、宗教祭祀被视为非法,僧、道、尼大批地还俗,佛像被毁,寺庙田产被土改,浮财被没收,屋宇被改成学校或机关住房。连宗族祠堂的祖先牌位、祭祀活动也受同样遭遇。旧政权、神权、族权和生产关系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新的生产关系出现,生产力得到爆炸性的解放,经济出现大繁荣,祁剧却因祭祀的被禁而大衰退。经济与祁剧的发展成反比,便残存的戏班和业余戏班却开始配合土改演《血泪仇》、《九件衣》、《白毛女》以及部份具有民主性的“杂性”,由宗祭艺术变成了文明艺术。祁剧新生了。从这个角度看,经济、艺术又大致平衡了;“文革”期经济濒于崩溃,由于政治原因,祁剧却大唱样板戏,出现了“小繁荣”,经济和祁剧的发展又不平衡;“四人帮”倒台后,经济开始好转,传统剧目又出现短暂的“中兴”,平衡了;十一届三中全会至现在,经济大发展,祁剧却又陷入“危机”的困境,又不平衡了……
  大量事实证明,祁剧是随着宗教祭祀、政治、民众心态或其他上层建筑的影响而兴衰,而不直接受经济基础的影响。恩格斯说:“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的决定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谈。”
  那么,祁剧与经济基础毫不相干吗?也不 。经济是基础,一切上层建筑的兴衰都与基础有关,不这往往不是直接的。因为艺术的兴衰还要受政治、文化、伦理、宗教、民俗、地域有及民众审美观念等上层建筑的影响和制约。经济基础与这些因素相乘以及各种因素之间的相乘,就会出现各种不同的结果。有可能是经济繁荣、某种艺术随之繁荣,如近代的电视电影;有可能是经济不发达、某种艺术则不能产生,如原始社会就不可能出现歌剧《白毛女》;也有可能是经济繁荣,某些艺术却衰落了,如某些兄弟民族居住的山区繁荣后,他们古老的服饰艺术却在慢慢退化;还有可能是经济落后,而某种艺术却得到了繁荣,祁剧艺术便属此列。各种因素的相乘,造成了各艺术门类形成和发展的曲折性、复杂性和各呈异极的丰富性、独特性,这种相乘之积虽不直接等于经济基础,但它包涵着经济基础这个重要的因素。祁剧直接受宗教祭祀的影响,宗教祭祀又受经济基础的制约;祁剧直接受政治的影响,而政治又是经济基础的集中表现。所以说,无视祁剧产生、发展的曲折性、复杂性、把经济看成是唯一决定因素,诚然是错误的;而且讲不通,只讲这种曲折性、复杂性,否认经济基础的应有作用,也是不对的。应该承认经济与艺术发展是有磁的,却又是不平衡的。


  如果说,祁阳成为祁剧的发祥地是因为与宗教祭祀有关,那么楚南其他地方也“信鬼神重淫祀”,为什么不成为戏剧的发源地呢?我认为,这又与风俗民情这个上层建筑有关了。
  (1)祁阳人好唱歌,喜丝弦。平日不仅爱唱山歌,还爱唱祁阳小调、祁阳丝弦和祁阳渔鼓。劳动时则有打夯号子、拉纤号子、放簰号子、鸬鹚号子。出嫁有四三拍子的《嫁女歌》,死了人有连说带唱的《盘粮歌》。就是哭嫁哭丧也成了一种歌唱。其形式避四乐句结构,中间可以“放汉”——滚板哭。哭得凄切哀婉,却也抑扬顿挫,蕴含音乐美的因素。过去们们曾把会不地哭当伏评价女人好坪的标准之一。不少姑娘孩提时便学哭——当歌唱着玩。所以,湘南一带有“唱不过祁阳”之说。
  (2)祁阳人好武术,爱表演。每年冬闲,很多村院都请拳师教“开馆”。春节时则外出表演叠罗汉、耍棍棒、献拳术、踩高脚、扮故事;同时耍狮子、龙灯。狮子有文狮武狮之分。罗口门外的老狮子,其头甚巨,城门口都过不得。金洞瑶区则有拍皮狮子。文明铺竟有狮子带崽崽。龙灯则有香龙、草龙、绅士龙、姑娘龙、爬地龙、狗婆龙以及三人舞三只脚的板凳龙。这些都是能引起人们审美愉悦的技艺表演,都是构成戏剧美的原始因素。
  (3)祁阳人有一种爱戏剧的癖好。祁阳最古老的傩戏,是巫觋们“庆神”的组成部份之一,俗名“出土地面子”。解放前夕还非常盛行。比傩戏高级一点的是地花鼓,源于民间车马灯、贺元宵等节目,小丑骑纸马导前,小旦乘彩船随后,载歌载舞,唱对子调。花灯戏比地花鼓又进一步,演员五、六人,常为祈福消灾喜庆而唱。能演《土地神送子》、《笑和尚化斋》等。今天零陵花鼓剧团,就是祁阳花灯与道县花鼓的复和物。祁阳还有全省独一无二的杖头木偶戏,为秋后酬神演出,非常普遍。经常出国演出,饮誉海外的湖南省木偶剧团的娘家就是祁阳。


  歌舞、百技、杂耍、说唱和宗教祭祀是中国戏剧形成的重要因素,祁阳都具备。当外业戏剧进入祁阳后,便扎下了根。不论是高腔还是昆腔、弹腔都在这里找到了最佳位置、它们成了祁剧鼎立的三大声腔。而且在祁阳地方语言、音乐、风俗和艺人等各种因素的影响下,迅速祁阳化,祁剧化。《史话》将祁阳人喜爱鼓舞当做祁剧产生、发展的第一因素,堪称真知灼见。但撇开宗教、政治等对祁剧的重大影响不谈,却是最大的遗憾。


相关评论
本网站的资料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 粤ICP备1507312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