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故乡人物

清朝水师将领-湖南祁阳人欧阳利见

时间:2015-7-18 16:01:40  作者:  来源:  浏览:572  评论:0
内容摘要:欧阳利见,字赓堂,号剑飞,祁阳县浯溪镇白鹭甸人。幼时家贫,在县城,以卖豆腐、蔬菜为生。1854年,曾国潘在衡阳训练水师,有一相士奇其貌,劝其从军,遂前往衡阳投效水师,任什长。队伍开到纸坊,久战疲甚,均巳酣寝。利见时患腹泻,急不择地,即蹲营外大炮旁便溺。适太平军来劫营,利见时持水烟...

欧阳利见(1824~1895)清末水师将领,字赓堂,号健飞,先后随曾国藩、李鸿章在湖南、江西、安徽、江苏等省围剿太平军和捻军,由游击、参将,擢任总兵,授浙江提督。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驻宁波,亲督诸将防守,命炮轰敌舰,将敌指挥舰击沉,敌主师孤拔重伤致死,粉碎了法军在浙江登陆的企图。光绪二十一年(1895)调办海防,中途病故。

 

欧阳利见,清末湘军将领。湖南祁阳城郊芳名亭人。字庚堂,号健飞。1854年入曾国藩湘军水师。1863年赴苏南进攻太平军,累升至副将。1864年为淮扬镇总兵。翌年到山东、江苏等地、堵截捻军。1880年调任福山镇总兵。1881年升浙江提督。1884年中法战争时,率军守镇海金鸡山。1885年法舰侵扰甬江口时,督师抵抗,击退敌舰。1889年因病退职。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中,被刘坤一奏调赴前线,中途病故。著有《金鸡谈荟》。

 

【欧阳利见】字赓堂,湖南祁阳人。咸丰初,入长沙水师,转战赣、皖间,积功至游击。同治改元,伪护王陈坤书据太平,以兵舰衔尾西上,环泊花洋上驷渡,期水陆并进。利见领一军为前锋,兼程赴难。坤书阳令陆路悍党击我师船,而阴结筏自下游窃渡。利见诇知之,率所部长驱,乘风浪冲其筏为二。寇大困,倚河筑垒,矢坚守。我师水陆分道进,利见驶入花山,击其背。迟明,战良久,寇阵不少动,援军至,始退。利见进次马音街,会水师将李朝斌逼花津而阵,步骑助之,寇溃。翼日,复战,陆师将周万倬遇伏被创,利见锐身驰救,苦战竟日,焚象山寇舍。而寇艎聚泊小丹阳,归护新市镇。利见进石臼湖轰击之,获其船十二艘,迁参将。

 

二年,攻巢县,逼城东门而军,适彭毓橘军至,燔其筏,毁浮桥。寇入城,利见先登克之,遂与霆军复含山。四日连下三城,功最,赐号强勇巴图鲁,调补狼山镇游击。克嘉定,迁副将。下太仓、昆山、新阳,晋总兵。是时花泾港寇垒林立,与吴江、震泽寇相犄角。利见率师破之,毁其船二十艘,城寇援绝乞降。於是苏、浙路梗,苏寇无固志。李鸿章督师合围,利见引兵从,迭克要害,寇宵遁。城复,晋提督。三年,攻嘉兴,利见率谢世彩等与陆师夹击,麾众先登,自城上发巨炮轰之。城寇駴乱,城遂拔。以次下长兴。坤书据常州,鸿章举兵西,使利见造浮桥渡 壕,四面环攻,坤书就擒。中吴大定,除淮扬镇总兵。

 

四年,捻至曲阜,东南走滕、峄,渡运,东北走兰山,南走郯,趋赣榆、青口,图南下。朝廷忧里下河,诏备淮扬防。於是利见率炮舰四十艘泊清江,兼治糈台。七年,黄河暴涨,利见乘流至德州,运防乃固。捻虽屡挫,然渡运之谋未已,盘旋河东上下。利见复下驶援应,与诸军环击,捻益不支。事宁,赏黄马褂,更勇号曰 奇车伯。光绪六年,调福山镇。明年,擢浙江提督。

 

十年,法舰寇福建,浙江戒严。镇海为浙东门户,利见以三千五百人顿金鸡山防南岸,提督杨岐珍以二千五百人顿招宝山防北岸,总兵钱玉兴以三千五百人为游击师。威远、靖远、镇远三炮台,守备吴杰领之,而元凯、超武二兵舰泊海口备策应。诸将皆受利见节度。利见实以兵备道薛福成为谋主,乃量形势,设防御,蒐军实,清间谍,杜乡导,申纪律,励客将,布利器,部署甫定,而敌氛已逼。法人狃马江之役,颇轻浙防。利见督台舰兵纵炮击之,法主将坐船被伤,数以鱼雷突入,皆被击退。法舰并力猛进,又沉其一。敌计穷,相持月馀,终不得逞。事后知主将 孤拔於是役殒焉。上嘉其功,赐头品秩。

 

主要经历

咸丰初,欧阳利见入长沙水师,转战赣、皖间,积功至游击。同治改元,伪护王陈坤书据太平,以兵舰衔尾西上,环泊花洋上驷渡,期水陆并进。利见领一军为前锋,兼程赴难。坤书阳令陆路悍党击我师船,而阴结筏自下游窃渡。利见诇知之,率所部长驱,乘风浪冲其筏为二。寇大困,倚河筑垒,矢坚守。我师水陆分道进,利见驶入花山,击其背。迟明,战良久,寇阵不少动,援军至,始退。利见进次马音街,会水师将李朝斌逼花津而阵,步骑助之,寇溃。翼日,复战,陆师将周万倬遇伏被创,利见锐身驰救,苦战竟日,焚象山寇舍。而寇艎聚泊小丹阳,归护新市镇。利见进石臼湖轰击之,获其船十二艘,迁参将。

 

二年,攻巢县,逼城东门而军,适彭毓橘军至,燔其筏,毁浮桥。寇入城,利见先登克之,遂与霆军复含山。四日连下三城,功最,赐号强勇巴图鲁,调补狼山镇游击。克嘉定,迁副将。下太仓、昆山、新阳,晋总兵。是时花泾港寇垒林立,与吴江、震泽寇相犄角。利见率师破之,毁其船二十艘,城寇援绝乞降。於是苏、浙路梗,苏寇无固志。李鸿章督师合围,利见引兵从,迭克要害,寇宵遁。城复,晋提督。三年,攻嘉兴,利见率谢世彩等与陆师夹击,麾众先登,自城上发巨炮轰之。城寇駴乱,城遂拔。以次下长兴。坤书据常州,鸿章举兵西,使利见造浮桥渡 壕,四面环攻,坤书就擒。中吴大定,除淮扬镇总兵。

 

四年,捻至曲阜,东南走滕、峄,渡运,东北走兰山,南走郯,趋赣榆、青口,图南下。朝廷忧里下河,诏备淮扬防。於是利见率炮舰四十艘泊清江,兼治糈台。

 

七年,黄河暴涨,利见乘流至德州,运防乃固。捻虽屡挫,然渡运之谋未已,盘旋河东上下。利见复下驶援应,与诸军环击,捻益不支。事宁,赏黄马褂,更勇号曰 奇车伯。光绪六年,调福山镇。明年,擢浙江提督。

 

十年,法舰寇福建,浙江戒严。镇海为浙东门户,利见以三千五百人顿金鸡山防南岸,提督杨岐珍以二千五百人顿招宝山防北岸,总兵钱玉兴以三千五百人为游击师。威远、靖远、镇远三炮台,守备吴杰领之,而元凯、超武二兵舰泊海口备策应。诸将皆受利见节度。利见实以兵备道薛福成为谋主,乃量形势,设防御,搜军实,清间谍,杜乡导,申纪律,励客将,布利器,部署甫定,而敌氛已逼。法人狃马江之役,颇轻浙防。利见督台舰兵纵炮击之,法主将坐船被伤,数以鱼雷突入,皆被击退。法舰并力猛进,又沉其一。敌计穷,相持月馀,终不得逞。事后知主将孤拔於是役殒焉。上嘉其功,赐头品秩。[1]

 

人物故事

算命先生资助投军

欧阳利见幼时家贫,以卖豆腐、蔬菜为生。年满30岁了,还碌碌无为,却身材高大,长相不凡。一天,他与几个农民在城里搜集杂肥,路经福星街刘某课棚,顺便测课算命。刘某见欧阳利见长相非凡,一测算,便惊喜地说:“呀!你有官运出现,将来定做高官。当前太平军兴起,时局混乱,曾国藩在衡阳招募团练训练水师,乱世出英雄,你赶快去当兵,到外面闯闯!”欧阳利见认为刘某是逗他玩的,便很不在意地边笑边说边往家走:“我这个农民大老粗,哪有当官的命啰?莫懵起我了!”过了半个月,他又经过刘某课棚,刘某惊问:“你还没出去,真的不相信,官运难得呀!你快去衡阳团练投军,没有盘费我资助!”说着,他诚心拿出8吊铜钱强行递给欧阳利见。于是咸丰四年(1854),欧阳利见,跑到衡阳参加了曾国藩招募的团练,真的,一开始就当上了扛大旗的“什长”。

 

打摆子也立战功

咸丰四年二月十五日,曾国藩率17000湘军,由衡阳出发到岳阳去镇压太平军,几次遭到挫败。这一次,太平军发动冲锋,湘军为避开主力,开始后撤。这时,欧阳利见原扛着大旗走在最前头,突然发高烧打起摆子来,无法紧跟后撤的队伍,便举旗蹲在地上。太平军冲到阵前,见湘军大旗未倒,疑有埋伏,不敢前进。过了好一会,欧阳利见退了高烧,猛劲大发,见太平军畏缩不前,便举旗大喊:“冲呀!杀呀……”那雷鸣般的响声吓得太平军一窝蜂似的乱窜,湘军奋起反扑,喜获全胜。又一次,队伍开到纸坊,因连战不歇,疲劳过甚,便扎营酣寝。深夜,欧阳利见身患腹泻,忍无可忍,蹲在营外火炮旁边拉肚子,突遭太平军前来劫营,他忙把抽着的烟火熄灭,无意中火星溅落炮眼,引得火炮震响,炮子喷飞,凑巧打死了太平军前卫几十人。这时,营兵都被炮声震起,火速乘势出击,又获全胜。湘军统兵者认为欧阳利见有勇有谋,会抓战机,连立战功,便给他由“什长”提升为“千总”。

 

巧破铁锁

攻克田家镇后来,湘军进攻田家镇,太平军守备很严,用了十几条大铁索,钉在大江南北两岸,横江串锁一排排木船,建水寨,架炮台,使湘军无法飞渡。欧阳利见奉命与孙凯昌8人,负责专断铁锁,凯昌原是铁工,熟练冶锻技术。他们用两只木船载炉碳,一只木船载粗大的剪子、斧子、锤子,趁深夜,驱船鼓炉锻索,砸锁剪缆绳,速使船只、水寨满江飘散,他们配合湘军水师猛打猛冲,一夜就攻克了田家重镇。欧阳利见又立新功,由千总晋升为参将游击,以后官至记名提督,淮阳镇总兵。

 

镇海大捷名振中外

1885(清光绪十一年)2月至3月,在中法战争中,清军在浙江镇海抗击法军入侵的作战。

 

188410月法军在淡水失败后,为孤立台湾守军,于23日宣布封锁台湾海峡,企图阻断南北海运及闽台联系。福建军民采用夜雾偷渡等办法运送物资援台,但杯水车薪,缓不济急。为打破封锁,清廷令南洋水师派舰援台。次年118日,由提督衔总兵吴安康率领的5艘援台舰只自上海启航南行。法远东舰队司令孤拔闻讯,亲率7舰北上拦截。213,双方舰队相遇于浙江石浦檀头山海域,吴安康见敌即率队逃跑,两艘航速较低的战舰被迫驶入石浦港隐蔽,后被法舰击沈。之后,孤拔得悉另3艘军舰泊于镇海口内,即率队进犯镇海。镇海位于甬江入海处,系浙东之门户、宁波之咽喉。自法舰侵扰东南沿海以来,浙江提督欧阳利见等日夜督兵备战,构筑了较为完备的海岸防御工事。28日夜,4艘法舰侵入镇海海面,清军立即沉船堵口,南北两岸炮台和泊港舰只均严阵以待。31下午,炮台守军击退法舰的连续进攻并伤其一舰。此后,法军采取各种战术手段继续进攻,均遭失败。孤拔本人亦受伤,不得不停止进攻。


相关评论
本网站的资料全部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 粤ICP备15073124号